為國珍重-吳賁臨 「我的座右銘」
 

0201a.jpg

「當國家危急的時候,我們應該把自己貢獻給多難的祖國。」
                                                        —— 一位女兵的話

    民國卅九年,部隊駐防臺南市郊集訓。那時候我剛滿十七歲。由於訓練生活過份緊張,加上我的健康不好;常常有種吃不消的感覺。經一再打聽終與父執虞佑來先生取得聯繫;承他答允負責我在臺灣繼續升學的全部教育及生活費用。於是在二月五號的晚飯後,我向連長請了三小時的事假,名義上是上街購物,其實我已經決定搭乘北上的夜車,赴臺北去找虞先生;同時就此脫離軍隊。

    懷著一顆沉重而恐懼的心情,總算混過了駐站憲兵的耳目,擠上了火車,安坐在軟綿綿的沙發上,這時候我才發覺與我同坐的竟是一位女兵。車過永康,這位芳鄰以極溫和的口吻對我說:「小弟:你好像有什麼心事似的,能不能告訴我一點,讓我也分擔你一分憂慮?」天啦!我能說甚麼?開小差是軍人最大的恥辱,我能告訴她?我想唯一的辦法只有撒謊。於是我說:「是的。謝謝你,有位朋友病了,我要去看看他。」

    「如果是朋友病了,當然應該去看看;不過我希望你能儘快回去,不然連上的長官會不放心的。」這位阿兵姐似乎早看穿了我的行動,使我原本低著的頭,更抬不起來了。羞慚之餘,我竟把逃亡的全部計劃告訴了她。而她卻沒有流露出鄙視我的意思,只是更委婉地說:「開小差是軍人的末路。你不像一個意志薄弱的人;當國家危急的時候,我們應把自己貢獻給多難的祖國。讀書、求知固然是一件好事,但救亡圖存的事業卻更為迫切。」我並非一個麻木不仁的懦夫,我怎麼聽不懂她的話呢?頃刻之間慚愧與悔恨填滿了我的心臆。車至善化,我就起身向她告辭回部。臨走她一再叮囑我:「為國珍重。」遺憾的是我忘了請教她的芳名。

    往事匆匆,回首前程,今天正是十六年了,我永遠忘不了那位不知名的花木蘭告訴我的話,而且也一直再沒有離開過自己的工作崗位。十多年來我並不覺得當兵是一件苦事。如今,我已官拜陸軍上尉,同時去年已經完成了高考的願望。是的,目前我還談不上什麼成就;我只是一心一意的去做;並期待一場狀烈的戰鬥現在我的眼前。

五十五年二月五日
為國珍重-吳賁臨 「我的座右銘」


0202.jpg

0203.jpg


我的座右銘目錄
網址<< http://tpey1524.pixnet.net/blog/post/334776761 >>

, , ,
創作者介紹

私人小天地!I am Who I am! I like What I like! I want Who I want!

tp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