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座右銘-梁實秋 「我的座右銘」
 

0224.jpg

 

    後漢崔子玉(瑗),因為他的兄璋為人所殺,手刃其仇之命,下獄,蒙赦而出,於是作銘自戒,置之座右,其銘曰:

    〔無道人之短,無說己之長。施人慎勿念,受施慎勿忘。世譽不足慕,唯仁為紀綱。隱身而後動,謗議庸何傷?無使名過實,守愚聖所臧。柔弱生之徒,老氏戒剛強。在涅貴不緇,曖曖內含光。硜硜鄙夫介,悠悠故難量。慎言節飲食,知足勝不祥。行之苟有恒,久久自芬芳。〕

是為座右銘之濫觴。後白居易以為意猶未盡,作續座右銘。更後有人作座右銘,亦有人作座中銘。總之都是一些作砥礪切磋之用的詞句。

 

    人各有所短,「西門豹之性急,故佩韋以自緩;董安子之心緩,故佩弦以自急。」佩帶實物,寓意其間,亦可收警惕自己之效,但究竟累贅,不若座右銘寥寥數語,言簡意賅,置諸座右,可以朝夕怵惕,久而久之,更能銘諸心版,隨時受益。講仁義,說道德,也許有人視為迂腐,其實人生於世隨時都有躓踣之虞,真是如臨深淵,加履薄冰,座右銘正應視同日用必需品,不必等到像崔瑗那樣殺人出獄之後,再撰作座右銘。

 

    座右銘貴合各人需要,對症下藥。賢者識其大者,不賢者識其小者。美國總統詹森最近入醫院割膽,他的那間擁有兩架電話、三架電視的病房,牆上即有類似座右銘的一個鏡框,上而引錄的是英國十八世紀政治家愛德蒙柏克的一句名言:「欲辦理國家大事者,須能毅然承當最惱人的拖宕、最羞人的失望、最駭人的侮辱,尤其是,無知的人對其計劃所發之狂妄的批評。」一個民主制度下的行政首領是應該有容人之量。病房裏設下這一個座右銘,不管是誰的主意,其動機總是好的。

 

    座右銘的語氣時常是否定的,教人不可如何如何。從前英國的酒店,壁上往往張掛著所謂「十二良箴」,據說是查爾斯一世欽定的,其詞曰:「一、勿強人飲酒。二、勿瀆褻神明。三、勿談國事。四、勿揭發秘密。五、勿爭吵。六、勿妄相比擬。七、勿作惡意批評。八、勿與惡人為伍。九、勿鼓勵罪惡。十、勿飲宴費時。十一、勿一再惹人厭惡。十二、勿賭錢。」這是公共場所的座右銘。其中「勿談國事」一項,我們從前軍閥時代茶肆飯館之中,亦曾見之。

 

    鄭板橋的字,怪誕不足為訓,但是他所寫的一個橫披「難得胡塗」四字卻頗為人所喜,好事者為之摹勒上石,拓本風行一時。我想所謂「難得胡塗」是要本來不胡塗的人在某種情形之下不妨胡塗。胡塗有時可以少煩惱免是非,成為一種可讚美的境界。對於本來胡塗的人,這個座右銘是多餘的,他的座右銘應該是「難得不胡塗」。「難得胡塗」代表一種消極態度,頗合於老莊一派的想法,與「明辨是非」的理想正相反。難怪吳稚暉先生特別服膺的座右銘是「實事求是,莫作調人」八個大字。

 

五十四年十月二十三日
談座右銘-梁實秋 「我的座右銘」

 

0225.jpg

0226.jpg

0227.jpg

 

我的座右銘目錄
網址<< http://tpey1524.pixnet.net/blog/post/334776761 >>

 

, , , , ,
創作者介紹

私人小天地!I am Who I am! I like What I like! I want Who I want!

tp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