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時代結束了!

由 "一個時代結束了" 說起

日前(2014/01/15)發生的"西松" 情殺命案不禁令人感慨--時代是變了,價值觀也變得不認得了。不禁想起多年前看到的一篇文章--趙四小姐與張學良在天津的情事,今貼出享同好。

  感得-一個時代結束了  

趙四小姐與張學良在天津的情事 

(2009-02-27 18:17:43)轉載▼
標籤: 趙四小姐 張學良 天津 情感

轉貼原文簡字且多歷史考據,值得窺探名人感情世界的細膩與深奧。

 

趙四小姐與張學良在天津的情事

趙小姐祖籍在浙江蘭溪市靈洞鄉洞源村,出生在1912年的香港,起名“趙香笙”,據說她出生的時候,天空出現了一道霞光,所以又得名趙綺霞。英文名字是“Edith”,諧音即為“一荻”。她還有兩個名字:趙媞和趙多加。

這些名字都不為人們所熟,後人更熟悉她的另一個名字,趙四小姐,因為她在家中姊妹排行為第四,所以家人親友都喚她趙四,後來,一些社交圈人士也跟著稱她為趙四小姐。趙四小姐在當時的相貌屬於中上等,但她與見多識廣的張學良一見傾心,淺了說是她的氣質使然,深了說是緣分到了。
  
約是在1928年,時年16歲,正上中學的趙四小姐天津舞場認識了當時不到30歲正春風得意的少帥張學良。兩人當下情投意合,一年後趙四小姐,私奔,跟了張學良,並在各方的矚目下未婚生子。不顧名分,不顧家庭的強烈反對,成為當時上流社會津津樂道的新聞。

1925年,張學良在天津,以父親張作霖的第五位夫人張壽懿的名義購買了的法租界32號路(今和平區赤峰道78號),這是是一所西洋集仿式樓房。前樓三層建於1921年,後樓兩層建於1926年。總建築面積1401.65平方米。張的書房,於鳳至、趙四小姐的臥室均設在前樓二層,張學良將軍1927年至1932年間常住於此。

此建築周圍還有名人故居,多是軍閥,形成了特殊的軍界居住區。現存的除了張學良舊宅,還有盧永祥舊宅,李厚基舊宅等11幢歷史風貌建築。

當時的天津作為碼頭,租界林立,西式文化和東方文化猛烈碰撞,形成新的生活格局和方式,舞會是當時上流社會交往和娛樂生活的主要方式。

他們的生活態度和行為方式強烈地衝擊著古老中國的意識形態,他們不光擁有強大的武力,擁有財富,還擁有話語權,生生扭轉著中國傳統價值觀。除了民間流傳的各種版本的關於張學良和趙四小姐的愛情故事,行人從他們居住的小洋樓下走過好奇的指點和猜測外,張學良出資創辦的報導京津新聞的雜誌《北洋畫報》不斷地刊載的趙四小姐的照片,再加上各種報導以及後人的傳記文章,最終將他們的愛情和生活觀念推到了傳奇的高度。

但他們的愛情傳奇卻讓趙四小姐的父母蒙羞,至死不肯接受。

趙四小姐的父親名叫趙慶華,號燧山,晚清監生出身,任過九廣鐵路督辦、交通銀行上海行經理、津浦鐵路及京(南京)滬(現時稱滬寧——滬杭甬兩路局局長。他是北洋政府時以梁士詒、曹汝霖、葉恭綽等人為首的一個派系中的要員。交通系最初是在晚清及民國初年隨著興辦鐵路而形成的一個金融財團。經辦鐵路在當時確實是一個肥差,趙慶華又主管幾處重要鐵路局,無疑大有斂財的好機會,所以有能力在京津兩地購置了多處房產,並在京郊八大處修建了西式的西山飯店和兩處自用的小別墅。  

1925年發生了因腐敗彈劾鐵道部門的“五路大參案”。趙慶華被牽連在內,1927年,他離職閒居天津,住在天津海河鐵橋附近五號路交通銀行營業大樓背後一幢四層樓內。  

當趙慶華開始知道趙四小姐經常赴舞會,結識了張學良並接受其送的許多禮物時,就非常不滿,等到趙四小姐私自離家投奔張學良後,勃然大怒。在報上登了一則啟事來表明自己的態度。

啟事名為“蘭溪趙燕翼堂啟事”,原文如下:“我族世祖清獻公,系屬南宋後裔,居官清正,持家整肅,家譜有居家格言,家祠有規條九例,千餘年來,裔孫遵守,未嘗敗壞。歷朝禦賜文聯,地方後吏春秋致祭,即民國前大總統、總理亦贈匾對,榮幸何似!詎料四女綺霞,近為自由平等所惑,竟自私奔,不知去向,查照家祠規條第十九條及第三十二條,應行削除其名,本堂為祠任之一,自應依遵家法,呈報祠長執行。”   

這則啟事於1929年9月25—29日在報上連登了5天,從啟事中可以看出,只是將趙四小姐從祠堂中除名,對她以後的言行概不負責,雖然並無脫離父女關係之語,但意思已經說得很清楚了。耿直的趙慶華直到1952年病逝於北京時都不肯原諒這個小女兒。

趙四小姐的生母呂葆貞是趙慶華的二夫人,生於1878年。因為趙四小姐的事情,趙慶華遷怒於呂葆貞,呂葆貞只得去秦皇島和三兒子趙薔生生活。趙四小姐有時也會到三哥處看望母親。

西安事變後,張學良被蔣介石軟禁,趙四小姐既不能與張學良見面,又不能投奔天津的娘家,只好孤身一人帶著兒子閭琳先後在香港及上海住過一個時期。1940年2月,於鳳至患病去美國就醫,並定居。趙四小姐將不到10歲的兒子送到美國,托人撫養,自己從香港趕到貴陽修文縣陽明洞,陪伴張學良。  

自此,趙四小姐從此也再未見過母親,直到母親呂葆貞於1953年去世。

1964年7月4日,趙四小姐和張學良舉行了婚禮,做了一回“白髮新娘”。7月21日,臺灣《聯合報》報導時標題為《夜雨秋燈,梨花海棠相伴老,小樓東風,往事不堪回首了》。隨著蔣介石父子先後離世,張學良夫婦活動限制越來越少,終於離台赴美,定居夏威夷。趙四小姐的身體狀況比張學良要差得多,她曾患過紅斑狼瘡,有過骨折,長期抽煙,肺部出現癌變而動了一次大手術,切除了半邊肺葉,之後一直呼吸困難,成為影響她晚年健康的主要因素。  

但令趙四小姐晚年頗感欣慰的是,她和三嫂一家取得了聯繫,知道了許多母親最後10多年的事情,她在書信中對照顧了自己母親20多年的賢嫂表達了崇敬之情。  

2000年6月22日,趙四小姐三嫂的兒子匆忙趕到美國夏威夷史特勞比醫院時,趙四小姐已經離世,終年88歲,侄子從故鄉帶來的紅色棉被陪趙四小姐遠行。

趙四小姐的墓地位於夏威夷的神殿之谷,在用花崗岩壘砌而成的墓牆上,是趙四小姐生前叮囑鏤刻的詩句——是《聖經》中約翰福音第11章第25節中的詩句:“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亦必復活。”2001年10月15日,張學良將軍離世,一周後與趙四小姐合葬。

如今,在天津空留一座小洋樓,傾訴那些如風而去的往事,這座小樓曾做過飯店叫“少帥酒樓”,也作過茶館,後又作影樓。

趙四小姐的父親趙慶華生前曾在北京西郊魏家村修有墓地一處,墓園頗具規模。到20世紀70年代時墓園已荒蕪破舊,後來因城建擴大,被一個單位包括在了圍牆之內。20世紀80年代後期,政協出資加以修復,並重新立了墓碑,墓碑上刻有所有子女名字,包括4位女婿的名字也統統刻在背面。

目的是為了說明趙慶華是張學良的岳父。

一個時代結束了。


轉貼來源網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2d2c210100cepx.html
一个时代结束了 --- 新浪部落格恰同学少年

<<以上部落格內還有多文可以看>>

延伸閱讀
http://news.takungpao.com.hk/taiwan/twsj/2013-08/1334220_20.html
愛就愛他個死去活來 張學良與趙四小姐傳奇愛情(20/2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私人小天地!I am Who I am! I like What I like! I want Who I want!

tp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