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主義的根源


圖片:華薩號Vasa warship 01

 

喜歡上歷史讀物多年來就一直存在心中的問題 - 「資本主義的根源」起於何處,今天閱讀「15至18世紀的物質文明、經濟和資本主義」第二卷,看到了下面述說有深刻同感,故摘錄以饗同好.

 

同時也意識到(本書卷有提及但不記得出處頁數),「何人掌握了資源與交換,就等同與實質掌握了權力。」

 

書摘 …
透過觀察並與模式比較對照,我不斷注意到正常的、往往是墨守成規的交換經濟(或用十八世紀的話說,自然的)與高級、精緻的經濟(或用十八世紀的話說,人為的[1])之間的頑強對立。我能肯定,這種分裂十分明顯,從事經濟活動的人和普通的人,他們的行為和精神狀態在不同的梯級各不相同。古典經濟學所描繪的在一定水準上始終存在的市場經濟規律,在精細計算和投機冒險的高級區域內,很少以自由競爭的形式發生作用。一個背光的、陰暗的、只有行家在活動的區域從這裏開始,我以為所謂資本主義的根子就紮在這裏,因為資本主義是潛在力量的積累,不僅根據相互需要,而且在同等乃至更大程度上根據力量對比來進行交換。不管可否避免,它與許多其他社會寄生體一樣,也是一種社會寄生體。簡單地說,如同其他等級制一樣,商品世界是有等級的,沒有低級的支撐,也就不可能存在高級。我們最後不要忘記,在交換的下面,那個因缺少更好的術語而被我稱之為物質生活的層次,在舊制度的幾個世紀內,一直是最厚的層次。【「15至18世紀的物質文明、經濟和資本主義」第二卷、第21頁】

 

一眼可以看出,經濟分成兩大領域:生產以及消費。一切從生產開始和再開始,一切以消費結束和歸於消滅。馬克思[1]寫道:『二個社會不能停止消費,同樣,它也不能停止生產。』這是一個普通的道理。彼埃爾•約瑟夫•蒲魯東說過,幹活和吃飯是人唯一的、顯而易見的目的,他講的是同一個道理。但在兩大領域之間,有一個第三者擠了進來,它像河流一樣細長和活躍,也一眼便可認出:交換,或者說,市場經濟:在本書探討的幾個世紀裏,市場經濟既不完備,又不連貫,但已帶有強制性,肯定還具有革命性。在頑固地趨向習慣的平衡、稍有偏離便立即糾正的整體中,市場經濟是變化和革新層出不窮的區域。馬克思稱之為流通領域[2],我深信這個說法是相當恰當的。當然,生理學上的流通一詞被借用到經濟學[3]來以後,包括著太多的含義。杜爾哥全集的出版商席勒[4]說過,杜爾哥曾想編寫一部《流通論》,書中談的是銀行、約翰•勞體系、信貸、匯兌、貿易以及奢侈,也就是說,當時人們想像中的幾乎全部經濟活動。就在今天,市場經濟這個詞不也具有一種廣義,遠遠超出了流通以及交換的普通範疇:[5]嗎? 【「15至18世紀的物質文明、經濟和資本主義」第二卷、第26頁】

 

我個人認為最能代表「資本主義」的事務就是「帆船」,而且是古老的「大帆船與造船工藝」。下圖是那年「北極行」在瑞典沉船華薩號博物館所拍,由照片可以推知「資本主義」在西方的演進。

 

 
圖片:華薩號Vasa warship 02


 
圖片:華薩號Vasa warship 帆纜 01


 
圖片:華薩號Vasa warship 帆纜 02

 

【2008/12/16 tpey】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私人小天地!I am Who I am! I like What I like! I want Who I want!

tp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