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是藍色的』不是中文


圖片: 香港街景

 

旅居香港時看到的這篇論文感覺很有特色,故引文自愉並望同好能多發表意見與看法。(1949年間香港湧入大批文人學者)我自想下文應屬此類學者的感慨,香港人也都常自嘲「英文不如英國人,中文(中國稱普通話、台灣叫國語)不會說(現在政府大力推行,市面多人已會說上兩句),香港話不同廣東(廣州)話」,回首看看台灣的國語(中文)教學,不免令人扼腕三嘆。

 

中文香港 – 蘋果日報二○一○年爪月二十二日星期日 夏曆庚寅年 七月十三日

『天空是藍色的』不是中文 陳雲

 

    設想,民初的學堂,容許白話入文了。某日,古文老師走過留洋歸國的中文老師的書桌,見了學生在習作簿抄寫一句:『天空是藍色的。』後面拖著圓圓的句號。古文老師來了脾氣,禁不住評說:『濫情直露,無病呻吟』。新派老師大惑不解,反駁道:『噢,這是全然合乎語法的中文啊。』他的英文語言知覺,本來要說 Oh come on! It's perfectly grammatical Chinese. 但到底是中文老師,話就吞回去了。

 

    大勢已去,古文老師辭職回鄉。追隨古文老師的學生愈來愈少,一千學生之中,不到一個;追隨新派老師的,一千學生之中,有一千個,因為公費學校都用新法教學了。古文老師也安分,他想,即使在唐明皇的年代,聖賢在位,千人之中,也只有一個是識字能文的吧。

 

    英文的 is,變了中文,就是『是…的』北方口語,『你這個做得不對』,是平常話。『你這樣做,是不對的』)是教訓語。粵語『你咁樣做,唔啱』與『你咁樣做,係晤』,也有分別。北方話的『是』,粵語的『係』,不等同英文的is,不是文法字,是語氣字,加強語氣的襯詞。庶民口語,謂之白話:『今天呀,有藍天啊。』『嗯,你看,天晴了噢。天色真藍啊。』『天空是藍色的』是洋話,不是白話。語言思維仍未洋化的唐人,如斯沉重之言,豈會隨口而出?

 

    若是作文,至少要兩句對照,始可發沉重之言。『天空是藍色的,但我的心卻只是灰暗。』『天空是藍色的,但我的心卻是一片的灰。』寫日記,也該如此吧:『昨夜陰霾密布,今晨卻是一片湛藍。』然則,何以小學生不問前文後理,便要被逼造『天空還是藍色的』這樣的句?這是教A貨英文,不是教中文啊。前文後理不識得,練習簿上,句句都是重話,學生不知何謂含蓄,一開口就吶喊,人人語言暴戾,得了語言躁狂病而不自知,滿口的強烈抗議、嚴重同意

 

    英文勉強可以用語法教學來輔助,但中國語文要在作品之中,在範文的語境(context )之中教的,不是在機械式的文法造句之中教的。獨句不成章,脫離文學作品的語境來教學,學習主詞、補語、定語,狀語,造孤立的句子,是亂來。

 

    舊日的私塾學生要讀古文,作對聯,而不是讀小品,造單句。好辛苦啊,但兒童腦內之語言區應變力強,舉重若輕矣。文章和對聯,學的是在語境之中互動,學的是聲韻鏗鏘、遣詞的當,先學如何匹配勻稱,發而中節,日後再獨樹-幟,自成一家。

 

    私塾三年畢業,出口成章。在香港的公立學校學中文,十幾年都係得個桔。原因很簡單,一來是文化殖民,二來教育變了官僚產業,教學愈失敗,工作機會愈多。

 

 

 …讀後無言…

 

TPEY

2010/09/27

 

, , , , , ,
創作者介紹

私人小天地!I am Who I am! I like What I like! I want Who I want!

tp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