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愛何須問姓名 - 有記錄最早的「一夜情」

  

 圖片:浮世繪-源氏物語-hokusai-katsushika-小紫

 

「相愛何須問姓名 - 有記錄最早的『一夜情』」

 

 

有感「相愛何須問姓名 - 源氏物語 - 日本史話 - 汪公紀著,是有記錄最早的『一夜情』」手癢東施傚顰而貼文娛眾。

 

 

前言:

 

「相愛何須問姓名 - 原文出自【源氏物語 - 花宴】」而汪公紀著的「日本史話 - 上古篇」命題「相愛何須問姓名」。汪公紀著的日本史話,讀來感覺有如一幕幕的日本古代史在眼前展開、演義,像電影一樣晃動而過,而有一位通曉內情的在你耳旁一一地解說這些事情的來龍去脈、發展進行的原委,有趣味極了,故興起上網查看多一些相關,今摘要所查到的重點趣聞記錄如下。

 

值得再提的是《源氏物語》著作者仕女本未留下姓名,後人推斷並以書中女主角名為姓,以父官職為名稱之「紫式部」。她應深知通熟當時日本皇室貴冑間的起居點滴、生活細節,且所寫部份更有不無可能是自己的故事,因為文中對角色(尤其以女性)心情婉轉變遷實在是非常細膩的描述,部份非為當事者不能繪成。作者有深厚的唐漢文史根基,由內文多詩歌可知,此則非一般貴族仕女所能及,雖然當時日本皇室貴胄、上流社會男子仕女多通曉詩歌書畫。據知古本乃作者用當時上流階層仕女所熟悉的「女文字(平假名)」方式書寫,全書事物描繪以女性的眼光與角度寫出,通篇散發著淡淡的情傷,後人稱此書開起了日本「物哀」的時代,有如描寫櫻花開雖催燦但短促。

 

以現代人的眼光從文史記載看來古早年代的女子是沒有地位的,日本史書記載的皇室貴胄的仕女多只有名字與官稱,並不加冠姓氏。但細究那時女子除婚嫁不能自主外,尚能擁有私產及享有與男子相同的生活樂趣,並非全無地位,尤其以此「故事」敘述,讀來趣味盈然。

 

《源氏物語》長篇情欲小說,勘稱世界上最早的長篇寫實小說,書成在寬弘五年(西元1008年)。起因於日本村上天皇天曆期間常在宮廷之內舉行詩歌會,並酬唱獎勵和歌,開當時日本閨秀吟咏的風氣,始有五十年後的「紫式部」的聞名世界的文學作品產生。據汪公紀先生的「日本史話」說《源氏物語》是以藤原道長為故事題材,藤原道長是藤原兼家第五幼子,一條天皇的叔叔。說是人長得俊俏瀟灑,精詩歌書畫,射得一手好弓箭,是文武兼備的貴公子。

 

註:《物語》故事意,「源」氏乃庶民出身的嬪妃所生的子女,不列皇族,降入臣籍,賜姓氏的皇胤。賜姓「源」始於嵯峨天皇。

 

 

本人並未讀過日本原文,但相信古本是現在的日人也很難通曉的,尤其當時仕女所常用的「女文字(平假名)」,書寫方式多語意深長,抒情夾帶有弦外之音,所以,如果譯者無深厚日本文化根底與知曉女人的心思,則實難傳神表達作者寫書的精妙之處。有此心者可去讀全然無文學氣息的「殷志俊译本-上海大學圖書館網站貼文(http://www.lib.shu.edu.cn/techang/fzk/FZK/yuanshiwuyu/Ysindex.htm)」做比較就知,「译本」讀來如同嚼蠟無絲毫樂趣。

 

不才收藏《源氏物語》善本為「豐子愷譯,1990年台北遠景出版公司繁體字再版」及「汪公紀著日本史話,1986年聯經出版四次印行」。最早漢譯者是豐子愷,民國初文人,年輕時遊學日本,漢譯本在女兒豐一吟協助下於1965年完成。而汪公紀先生著「日本史話」上古篇文內有介紹《源氏物語》精要片段,先生出身外交世家,畢業於日本東京早稻田大學政經系,1947年任民國政府行政院新聞局駐巴黎辦事處處長,1952年任駐日代表團副團長。廣博詩書,除政治、經濟有研究外,對星相、天文、命理、文藝亦有所長,人稱「蘇州才子」。而著作「日本史話」時,仍請夫人整理文稿,在「日本史話」序言內任永溫就言明著作體裁筆調近乎說故事,但內容真實與正確是著作經考證再三。我之會特別介紹說明漢譯者背景,實因為兩譯本都有女性參與譯稿的整理,說明日文《源氏物語》漢譯除了須精通日本文化外,如無女性的眼光角度來審理,實難有傳神精妙譯文成書。《源氏物語》豐子愷譯本是值得研讀再三與收藏的世界文學好書。

 

之會興起為文饗同儕,事起是日讀到「汪公紀著日本史話上古篇頁181 - 相愛何須問姓名」甚覺有趣,並左借「豐子愷譯本」參照、印證,小有心得竊喜故為文寫下讀後感,再因手癢故依所讀為基礎畫蛇添足傚顰貼文自娛。

 

 

為文緣起讀到的詩歌摘錄如下;

 

          「人世如浮雲,聚散原無定。

          草原深處青冢在,相愛何須問姓名。」

 

女子在那情境之下急智回應的實在美妙,不,應該說是汪公紀先生翻譯得傳神極了。

 

再由豐子愷先生譯本看到同樣一段譯成;

 

          「妾如不幸歸泉壤,

          料汝無緣掃墓來。」

 

七言詩句讀來四平八穩地也是傳神,但感覺上就是少了些邂逅的兩人在激情纏綿之後的繾綣,倆相擁抱深埋地躲在日式榻榻米上的被筒裡,勾肩攀腳蠶臥窩在一起咬耳朵說悄悄話的意境。

 

註:「掃墓」意仍然有某種關係牽連,而「青冢」意一點關係都沒有的悽涼味,傳神之處在此。

 

 

《源氏物語》多借第三者講述風流瀟灑多才美男子源氏一生在宮庭內外的經歷與心境,文內以女性角度看世俗的心情與轉折多,甚得文化上層青少男女所喜愛且歷久不衰,有如中國古典小說「紅樓夢」,但《源氏物語》多情慾描述與深刻寫實更引人入勝,唯衛道人士批評其文過於粗俗。日本風氣由書看來已「唐化異常」(註1),而唐朝的開放多西北遊牧民族豪邁風,衛道人士曾批評唐朝開放有四大特徵,一:皇室亂倫失德,二:狎妓淫樂成風,三:「性」自由度空前,四:女性無貞節意識。(嚴格地說:三與四是有相互的關係,是同一回事,是當時的社會風氣,不能只怪罪於女性。)依現在的道德觀來看《源氏物語》,故事裡面種種「亂倫、烝母(註2)、姦嬸、盜嫂、私通」都齊了,無怪乎日女「優」風至今不墜。

 

註1:唐朝(西元618年-907年),宋朝(西元960年-1279年)。離題寫點唐史風流。《太平廣記》卷三百六〈神‧冉遂〉裡寫到:冉遂妻趙氏人漂亮但作風輕浮。一日趙氏獨自散步林中,見一衣著華貴姿態英武軍官騎白馬,帶侍衛百名走過,就說:“我要有丈夫這樣,死也心甘!”騎白馬的人回頭看她笑了笑,侍衛問趙氏,“做妳臨時丈夫願意不?”趙氏應聲道:“那怕做一次夫妻,我也不忘他的好。”於是二人一齊進到樹林裡交歡,成就一番好事。《太平廣記》書中絕大部分都是唐代的作品。

 

註2:男性與女性長輩性交稱為「烝」。

 

 

 

中國大陸有網站分析得結論《源氏物語》是「一部在北京、上海(文化與對外開放度高的城市)為20至39年輕女大學本科學生所喜愛讀的讀物」。「源氏物语关注群体」網址:http://tr.asthis.net/thn_show/7080.html,有興趣可以前往觀看。

 

註:「本科」乃我台灣四年制大學,須高中畢業參加大學聯招。「大專」相當於職業技校,三年或五年制。

 

 

 

那麼,「一夜情」的女主角當時何齡?

據知,「花宴」時節源氏20歲 ,又知,源氏與藤壺皇后年齡相差五歲,依此推算,藤壺於「花宴」應15歲,而弘徽殿女御也應年齡相仿不過20,且下有幼妹多人。書中言:「此人處女」行五或六,且六妹已婚配許給皇太子,預定四月入東宮。(古女子婚嫁多年十四、六,據此最幼六妹應也成年齡滿十三、四。)又記有:右大臣家宴時女眷依窗看花觀射,將錦衣袖、彩裙裾露出帘外(古成年女子始能參加家宴,賞花觀射等花苑遊藝)。再記「...和頭中將不能融洽的老四...,有車三輛昨天載著女眷出宮去...,及有位女士叫道:『從來沒有聽說高麗人拿去扇子的!』顯然的不是她...(意味女眷們都齡滿著裳,且年長知曉男女云云。)」。綜觀以上作者紫式部意「一夜情」的女主角六妹年約十四,時值青春惹人憐愛。男廿女十四正是青春年少多情時,且對「一夜情」多憧憬、興奮與激情。與古人相比,年十四的國中女孩現在她們有太多的自主反而少了溫柔委婉來得引人憐愛,且西方女孩更勝,是也為何東方女孩多為西方男子喜愛的原因罷。

 

註:古女子成年須舉行「著裳」儀式。

 

----------------------------

下文是作者汪公紀先生後輩寫的一段軼聞,全文照錄表對先生著作「日本史話」的崇敬。「日本史話」一書現已是日文系學生必讀之物,先生著書啍啍教導後輩精神永存。

 

 

讀日本史話一得 - 汪公紀佚事

http://blog.roodo.com/tomlinfox/archives/2005-07.html
某日讀汪公紀日本史話一書,一頁記道:「家康聞苦迭打之噩耗...」云云,百思不得其解。

旋入坐如廁,抬頭見法文字典,忽然大悟。蓋「苦迭打,coup d'Etat (政變)」也。汪公遊戲文字,讀者卻苦搔之不得。

於是大笑沖水,快哉誌之。

 

 

呵呵

外公在寫這本書的時候 已經中風多年了
用詞用字 改不了老習慣吧

 

 

喔?這位是汪公的後人嗎?真是奇緣啊。

 

 

是的 我是他外孫女

 

 

外公中風之後 還是很努力的將自己的所學所知寫成書

無奈他的右手行動不方便 一天只能寫上幾個小時
那時候年紀小 不懂得外公的辛苦
現在想想 那的確是一件很浩大的工程阿

 

 

很高興在網路上遇見外公的讀者 :)

 

 

----------------------------

再說一點日本女性對婚姻自主祈望的故事。

 

 

《竹取物語》也是日本最早的物語作品,書成早於《源氏物語》,同樣以「女文字(平假名)」所寫成的物語。作者與創作年代不詳、乃是以。

 

註:女文字(平假名),古日文書寫字體,時多為上流階層、貴族仕女書寫的文字與方式。

 

 

故事大綱是一位伐竹翁在竹心取到一小女孩,起名為「細竹輝夜姬」。「輝夜姬」經過三個月長成亭亭玉立的美少女。五名貴族子弟向她求婚,她答應嫁給能尋得她喜愛的寶物的人。結果求婚者均遭失敗。皇帝想憑藉權勢強娶,也遭到她的拒絕。最後,輝夜姬在這群茫然失措的凡夫俗子面前突然升天。而辛苦養大輝夜姬的老爺爺和老奶奶,只好目送她的離開。

 

註:(個人觀點)世人說日本女性無社會地位,由上片段知古日本女性最可望的就是婚姻自主,為文者採故事方式述說當時社會現象。二戰後日本受美國人思想的影響,現代女性地位在日本也逐漸地有所改變,至今天說無地位?!看你由何立場著眼罷。

 

 

「相愛何須問姓名」除故事情節原本寫得深動外,文譯得更傳神。故事發展由人物背景介紹說明開始,在巧遇的對話、暗夜中半推半就地展開,兩情相悅、纏綿繾綣之後的詩詞膩語安排下帶來故事的第一個高潮,再來的是兩不相見的心底思潮描述,與最後見面的巧思安排及詩詞雙關語的互動,以及預埋激情重新點燃續曲的安排,處處顯示著作者的戲劇性安排裡充滿了女性的敏感與細緻,並且譯者又能很傳神地表達了原著的意念,通篇文章讀來令人心底萬分舒暢,愛不釋手。但讀到在那緊要關頭時的描述好像少了些什麼,由衷的感覺說不上,按「物語」通篇文章寫作方式讀來,不才猜想應不僅只點到為止,應如《詩經-野有死麇》的語詞描述,不然就應如後來的「金瓶梅、肉蒲團」等露骨的刻劃,所以傚顰嘗試將兩篇傳神精緻處合併為一,繕寫留給自娛。

 

註:眾所周知的「金瓶梅、肉蒲團」等長篇艷情小說晚《源氏物語》360年後的明、清朝代才成書,這三百多年間中國的「情色文學」做什麼去了?細究原因歸納三可作答,一是社會大眾對「情色文學」的須要,二是政府對「性」的禁制,三是「流通」的刻印技術。先探討什麼是「情色文學」,情色文學私底下是很活躍的一種社會通俗作品,並不能一概而論地說是淫穢、糜爛人心的作品,因為由好的作品可以讀到當時的社會現象與生活百態。情色文學通常都有性動作或者性心理的描寫,就以《金瓶梅》古本來說文內充斥了大量的性描寫。而只要是「人」,不分中外、貴賤、文化的高低,都對「性」事充滿好奇與喜悅感。說段軼聞;

 

 

   梁實秋《文史消閒錄續編》一書《懷念胡適先生》一文載:「大家在胡先生家聚會,徐志摩抱著一本精裝的厚厚的大書,是德文的『色情書』,圖文並茂,惹得一干人等爭著看。」

 

   李洪岩《錢鍾書與近代學人》載錢鍾書替吳組緗開列四十幾本英文淫書。《吳宓日記》載:陳寅恪在巴黎求學時曾隔牆窺視男女交歡,「男與男交,女與女交,人與犬交,窮形盡相。每觀一次,需錢凡三佛郎」。

 

 

以上再再說明無庸多議。這三百多年間的情色文學在中國社會裡是應有的,但不多且未留傳下來,時因那時文章多手抄,且因四處兵荒馬亂、民不聊生之故。接著宋朝朱熹(1130年10月22日-1200年)倡言理學尊孔,開始了中國社會漫長的「性禁錮、性歧視和性壓迫」的運動,致使上流階層文人疏於為文的閒情逸致了。而所留傳下來的多為明清年間作品,是因為印刷術帶來了「文學」的流通所致。「性禁錮和性壓迫」的運動一直持續到了清朝末年,民國成立後西風東漸「性」才慢慢地開放。又理學假道學也。

 

「性」的禁錮在女性身上的最具體表現就是「纏足」,纏足目的是使女子不能出遠門,無法偷情和逃婚。而鉗制女子「性」思想的代表作品有「漢朝劉向《列女傳》、班昭《女誡》,明朝徐皇后的《內訓》、解縉的《古今列女傳》,清朝呂坤的《閨範》、溫氏的《母訓》。」等等。對於男性則主要是皇宮的「宦官」文化。日本大正時期著名學者桑原鷺藏在他的書《中國的宦官》中說:「獨我國自隋唐以來廣泛採用中國的制度文物,但惟有宦官制度不取,這不能不說實在是件好事。」又說「為避免男女嫌疑、慰藉而生嫉妒心,所以中國宮廷使用「中性」宦官。」意指國人嫉妒心強。此乃國情問題另起下文潺述。

 

謂自宋前朝唐風性開放為世人皆知,其細節不多言外另舉更古早的中國經學典籍《詩經》說明,經書記載多西周至春秋時代世事由孔子編集,篇章內多有男女情欲詩歌,足可羅列情色文學之首。再細查我國古人對「性」的態度,自始古人崇尚天地鬼神,常將之與性交聯繫在一起,節日慶典舞蹈內容都和性交有關。《詩經》有關野合最著名的就屬《野有死麇》了,國學夫子為此大作筆墨官司有之,而詮釋最貼切的不才認為是日人學者白川靜教授的最符合當時民情風俗,是對男女幽會大膽的描寫,以及少女委婉又羞澀的細語對話的解說,而沒有太多的道貌岸然說教(朱熹遺禍)。

 

又古人多信野合有補天地陰陽氣之功,《史記》記載:老子、孔子、劉邦都是其父母野外性交而懷孕或野外分娩的。漢、唐女子性自由遠多於其他朝代,不少貴族仕女子均有面首情夫,至宋朝以後朱熹提出了「存天理滅人慾」中國社會開始了「性禁錮、性歧視和性壓迫」的運動。

 

註:「浮世繪」:日浮世繪:最耐人尋味的東西,它的身上可能具備兩種品質-「邪與媚」。按照江戶時代的說法,“色戀”與“性愛”不同,講究“靈”與“肉”的結合。即便是去妓院,人們也普遍認為去尋找一種類似於「愛」的東西。

 

「情色文學」、以至於「春宮(日: 浮世繪)」畫的大行其道,除了「西方教義」的性禁錮下的民間私下通俗須要外,就是印刷技術的普及跟進,這些同時發生在日本的德川幕府時期和中國的明、清朝。日本稱自己為「沒有原罪」的民族,江戶時代禁止西方宗教在日本的傳播,「性」風更加地恣意蔓延至今不止。

 

 

文:

「相愛何須問姓名 - 源氏物語 - 日本史話 - 汪公紀著(原文)」
http://tpey1524.pixnet.net/blog/post/25205704

 

 

「【花宴 - 源氏物語】紫式部 - 豐子愷譯(原文)」

http://tpey1524.pixnet.net/blog/post/25205701

 

 

「相愛何須問姓名 - 有記錄最早的『一夜情』(改編)」

http://myblog-edison1229.blogspot.tw/2012/08/blog-post.html
本文涉及成人話題,讀書自行斟酌。又不才初次摹仿繕寫古文,不到之處望前賢指正。

 

 

【完】

TPEY

2012/08/27 亥時

 

 

圖片:浮世繪-源氏物語02

 

浮世繪-源氏物語03-hokusai-原稿-fukujuso.jpg

圖片:浮世繪-源氏物語03-hokusai-剪裁-fukujuso

, ,
創作者介紹

私人小天地!I am Who I am! I like What I like! I want Who I want!

tp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