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埃及豔后-一個你以為熟悉但卻陌生的傳奇女子」

 

《埃及艷后》古埃及最後的女王克麗奧佩特拉(二)

 

介紹一本翻譯好書「埃及豔后-一個你以為熟悉但卻陌生的傳奇女子」

 

近日由「bumbler」翻譯一事件引起我不能不說,東方白譯「埃及豔后-時報出版」的一書傳神至極。因工作與西人交往盡半而我仍不能說,我清楚與了解他們。與友人常說:西文中譯實無一對一的法則,只有了解通澈原意始可行之。因國情、人種與個人生長環境不同而左右當時原文所表達的實情,這一層薄紗的遮蔽是有待譯者的細心來揭開,再使用精湛的文學造詣,傳神地表現出來。相信東方白忠實的表達了作者史戴西‧席芙(Stacy Schiff)想要對讀者傳達的信息-克麗奧佩特拉(Cleopatra VII,69 BC-30 BC)不是世俗所認知的「壞女人」那樣,她是一位不能說是姿色芳華絕代但決對是受良好教養,有知識、有國際聲譽、有資源組織軍隊、而且宴飲招待風格是當時無雙的名女人。經過東方白的筆尖史戴西讓女王及與她同台共舞的人物重新活在我們的腦海中,帶領我們重回時代的現場。

 

簡單的介紹一下古埃及女王-克麗奧佩特拉所處的位置。古埃及文明(或換個名詞「王國」)最初如何發展的?由知書房出版的「解剖古埃及-揭開塑造千古文明的偉大力量、作者巴瑞‧坎普(Barry J. Kemp)、穆朝娜譯」一書讀來我知道,古埃及人最早與其他的原始氏族並無不同,只因沿尼羅河居住,為適應年年定時氾濫須重新分配河水所帶來的富裕農獲而逐漸由氏族擴大到城邦統一,再發展成為「供民以食」的埃及王國。供民以食的埃及王國是什麼樣子?它不是共產社會,它早在馬克思「《共產黨宣言》1848年」的五千年前就已行成。你可以想像它是一片巨大的農場,由尼羅河的上游亞斯文起到地中海岸,河的沿岸可耕作的土地都屬於農場的一部份。管理這樣一大片土地的農場主古埃及人稱法老。在農場裡耕作的並不是如奴隸般一無所有(一般都能擁有一半或更多的收穫),但農場主是最大的擁有者。舉凡叫得出來名字的東西都要分一份給法老。對外的交易則是法老的專有權力,轉賣的利潤之高有時以倍計算。管理這樣一個龐大的王國,法老王須要有一個龐大的而根深柢固的官僚體系供差遣。如今的官僚體系龐大必然會出現濫權、貪污,而古埃及的官僚系統是最早且發生此弊端的一個。所以設想一下,管理這樣一個巨大王國的女王當應非泛泛之輩。羅馬前三巨頭之一克拉蘇(Crassus,115 BC-53 BC)曾說,如果不能養一支軍隊,此人不算真正有錢。克麗奧佩特拉的財富能不只養活一支軍隊,她的財富在勝利時能餵飽羅馬,可是她所處的位置不是世界政權的中心。世界政權的中心當時已經北移,是在強撼的羅馬共和的掌控之下。

 

圖片:《埃及艷后》伊麗莎白•泰勒 飾

 

此書購得緣起今年七月無意間看到,心喜買下實因想多知道與認識這位傳奇女子-克麗奧佩特拉的一生,因前曾為她弄斧寫文貼網,因前旅遊曾去到她的廟堂見其刻像與耳聞軼事引發諸多疑問與揣測,因私下竊思自認此人一生應非如世俗所說的那般。寫文初時對史料認識不多,文內隨世俗言她乃「色誘」凱撒,今讀後始知世事並非「色誘」二字可以簡單帶過。

 

書由克麗奧佩特拉在亞歷山大城如何取得王位說起,作者旁徵博引各式各樣史書詳細解說當時女王所處的時空環境。讀此書有如親臨現場,看女王的宮殿是如何的富麗堂皇、見凱撒是如何指揮千軍萬馬、體會女王面對時勢是如何做出不同的決定,而當時她又會是什麼樣的心情。這些在在都經過東方白精闢的譯文,作者史戴西‧席芙精湛的文筆,將克麗奧佩特拉的一生重現在眼前,女王克麗奧佩特拉也與你我一樣,曾經是位有血有肉、生活在世的偉大前人。通過此書你看見女王如何用盡力氣與全身解數,只為了挽救龐大富庶與人口稠密的帝國不至於淪落為羅馬的附庸。從此書你也看見了不變的人性,古埃及社會當時的富裕,以及亞歷山大城的輝煌。

 

引述一段內文來證明書譯得有多麼引人入勝地傳神,這一段是說克麗奧佩特拉帶著一歲大的「小凱撒」去羅馬,她乘船穿過地中海到達羅馬的外港,再經陸路來到羅馬城郊的宅第與凱撒見面。

 

圖片:憶測克麗奧佩特拉離亞歷山大城北去羅馬的路徑

 

『    在內政方面,克麗奧佩特拉表現出色,顯然她對如潮水般的請願處理得非常有效,她擁有人民的支持,在位時,上埃及沒有動亂。一個半世紀以來,這裡突然首次平靜起來,西元前四十六年的夏天時,由經濟生產量的情形看來,她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埃及平靜無事,尼羅河也穩定的漲潮。她開始對自己信任的侍衛長、海軍官員與兒子的保母下達指示,要他們收拾毛巾、餐具、廚房用具、燈具、床單、地毯與軟墊,帶著一歲大的小凱撒與大批的隨員,包括她的個人祕書、抄寫官、信差與自己的弟弟兼丈夫(聰明的托勒密王不會把血親留在國內),克麗奧佩特拉一行浩浩蕩蕩的準備前往羅馬。她究竟是為了國家大事,或是為了心頭事而有此行(例如讓凱撒與從未見過面的小凱撒見面),我們不清楚。她可能一直在等凱撒的消息,當時凱撒離開羅馬已將近三年,在北非痛擊龐培的餘眾,而他從北非回到羅馬時,也恰好大約是克麗奧佩特拉抵達羅馬的時間。但有兩件事我們十分清楚,若非她對國內安定的把握,她不會任意離開埃及;若非凱撒要她去,她不會輕易踏上羅馬的土地。

 

    克麗奧佩特拉不會輕易就展開她的首次地中海之旅,即使是時機好的時候,穿越地中海還是有很大的風險。地中海讓人捉摸不定,希律王穿越地中海時船被風浪摧毀。對克麗奧佩特拉撻伐不遺餘力的「猶太羅馬」史學家約瑟夫斯(Josephus),若干年後的某一個夜晚曾在地中海游水。克麗奧佩特拉渡海時非常緊張,她既是以君王,又是以個人的身分渡海,還帶著醫生、哲士、宦官、策士、裁縫與廚師,連小凱撒也有完整的陪同團隊。她還帶著豐盛的禮物:罐裝的尼羅河水、閃閃發光的紡織品、桂皮、織錦緞、裝香膏的玉瓶、大口金杯、馬賽克與豹子。她腦子裡有一幅要展示埃及財富的圖畫。那年秋天羅馬首次出現一頭長頸鹿,羅馬人個個稱奇,而它很可能就是跟著克麗奧佩特拉一同來到羅馬(文獻說,這難以形容的生物在各方面都像駱駝,除了牠身上的斑點、驚人的高度,四腳與長頸之外)。推測克麗奧佩特拉是從埃及海軍許多古戰艦中挑選了一艘一層二十英尺長的古帆船渡海,配置了大約一百七十名搖槳人,速度很快。這艘帆船戰艦的船尾容納得下一小批客人,隨員與禮物均尾隨其後。

 

    對國內,她不會把這趟渡海說成遊樂之旅。希臘文明下的君主只有在有特殊的目的時才會出國,不會因一時興起而出訪。克麗奧佩特拉也不是像她父親一樣偷偷摸摸的溜出國。出訪的小型艦隊在港口蔚為壯觀,亞歷山大城的人至少有幾十年沒看過這種場面。克麗奧佩特拉臨行的陣仗龐大,民眾在鼓樂與歡呼聲中在港口集結,一方面瞻仰盛況,一方面為女王送行,這時現場也充滿了麝香甜美的香氣。克麗奧佩特拉在船上目睹百姓爭相祝福此行,一直到送行的面孔、棕櫚樹葉、礁岩、巨大的神像、神廟的金質屋頂,以及燈塔逐漸淡出了她的視線。克麗奧佩特拉以前可能沒有迎風看過那座石灰石蓋成、有反光玻璃的燈塔,一直到好幾個小時之後,燈塔上方的海神波西頓的巨像才在銀色的煙霧中完全消失。

 

    在她面前的是一趟兩千英里的旅程,期待能風平浪靜的在海上走完一個月,但是如果情形糟糕的話,她得在海上走幾近十週。羅馬在亞歷山大城的正西北方,前往該地經常要逆風而行。為安全起見,她的船未直接穿過地中海,反而先向東行、往北走後,再向西行。船在夜間入港,而由於船上的空間有限,也不能攜帶太多的糧食,船員無法在船上好好吃飯和睡覺。在船隊還未駛入港口前,村民就聽聞他們要來的風聲,船抵港之後,村人帶著水和糧食,聚集在港口歡迎。克麗奧佩特拉就這樣一路辛苦的沿著地中海東部海岸、小亞細亞南岸、羅德島(註:希臘諸島最東端的一座,約西元前2800年,島上已有相當的居民了)與克里特島北岸前行,穿過愛奧尼亞海(Ionian sea)。西西里島後面是一望無際的海平面,接著慢慢映入眼簾的是義大利半島。她可能是沿著它的西岸,經過第勒尼安海(Tyrrhenian Sea)北上。交錯的海岸線上點綴著許多新建的石造別墅,而在往後的十年中,這些豪華階梯式的別墅如雨後春筍的冒出,人們形容連這一帶的魚都感到擁擠。過了龐培古城之後,當年的普特俄利(Puteoli),也就是今日的波佐利(Pozzuoli)港口繁忙的景色一覽無遺。這裡也是巨大的埃及運穀船停泊的地方,她可能在這裡向埃及神祇獻祭,感謝祂們保佑她一路平安。如果艾西絲的神像未刻在克麗奧佩特拉的船頭,這位也是航海女神的萬能女神一定也站在甲板上某處。歷盡萬水後,最後踏過一個跳板,克麗奧佩特拉終於來到歐洲。從普特俄利,她坐在軟轎或馬車上,沿著沙土或碎石子路,在烈日下,又風塵僕僕的走了三天的陸路,終於來到羅馬。不過即使一路辛苦,畢竟克麗奧佩特拉還是克麗奧佩特拉,一路上仍是排場盛大。一名羅馬官員在視察小亞細亞時,曾有「兩輛車、一頂軟轎、馬匹與數名僕從隨行,另外的小車上還載著猴子與數頭野驢」。在東方,官員出遊帶著二百輛車的行李與幾千臣宰,不是什麼新聞。』

 

這樣富有感性又兼理性的第三人稱方式精彩敘述貫穿全書,是增廣識聞值得一讀的好書。

 

圖片:克麗奧佩特拉石刻- 康翁波, 上埃及

 

女王的神廟、雕像、文獻等種種的埃及第一手史料並沒有完整地留存下來,留存下來的多是對她有成見、敵視的羅馬人寫的,或是百年後依據片面、殘缺的文獻參雜加入憶測而寫成的故事。女王曾在亞歷山大城居住過的宮殿,也因地震而沉沒在地中海裡。現代一般人追憶埃及女王克麗奧佩特拉的一生時,腦海裡浮現的是飾演女王的好萊塢巨星伊麗莎白•泰勒(February 27, 1932 – March 23, 2011),當年美艷的伊麗莎白在Walter Wanger製片、二十世紀福斯發行的史詩大片《埃及豔后》(Cleopatra) 1963 出演女王,演藝權釋精闢令人難忘至今。

 

圖片:《埃及艷后》伊麗莎白•泰勒 飾

 

圖片:伊麗莎白•泰勒(此照憶測時年23,飾《埃及艷后》時年31)

 

埃及女王克麗奧佩特拉的一生是在時代的轉捩點之上,终其一生她都在險境中努力保護埃及不被羅馬毀掉,但留下來的歷史文獻又都是對她有成見、怨恨她的羅馬人所寫,以至我們現在無法完整地了解那段時間她對世事的看法與想法。今日談論她一生的文獻、戲劇與電影不斷,但都是後來的人所推想、憶測的。十七世紀的帕斯卡(Blaise Pascal)曾說過:「如果克麗奧佩特拉的鼻子矮一些,整個世界的面貌都會改觀。」這意思是說克麗奧佩特拉如果能在最後將身段放低,不以「女王之死」反擊「後三雄」之一的屋大維,世界將不是現在的這樣。果真是否如此?此純屬事後推憶也就由個家自決斷了。

 

以下是找尋資料看到的網址,是女王的「粉絲」成立專門收輯與談論有關事件與活動的YouTube,有興趣可以前往一探究竟與增長見聞,唯短片全英文閱讀需辛苦點。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embedded&v=NWu1aw6mCW8
CLEOPATRA: THE EXHIBITION - Now Open

 

至今,多數「粉絲」認同女王克麗奧佩特拉的一生所奮鬥是為了免除埃及文明的淪亡,但最後因兵敗以自身的死而終止了東方文明時代,繼而人類文明時代離開了亞歷山大城,跨地中海往北方去了。

 


TPEY
20121126

 


http://tpey1524.pixnet.net/blog/post/25205722
「《埃及艷后》古埃及最後的女王克麗奧佩脫拉」2012/06/25

 

 

 

 

 

 

 

 

 

 

 

 

 

 

 

 

 

 

 

 

 

 

 

常州天寧寺(藍彩瓷畫)仙女圖 攝於:20121004

 

 

, , , , ,
創作者介紹

私人小天地!I am Who I am! I like What I like! I want Who I want!

tp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PEY
  • <p>2012/12/10補充;</p>
    <p>「如果克麗奧佩特拉的鼻子矮一些,整個世界的面貌都會改觀。」這句話還可以這樣解;</p>
    <p>&nbsp;</p>
    <p>前曾與馬克·安東尼的養女結婚又離婚,所以為了穩定「後三雄」聯盟的屋大維迫使他的姊姊屋大薇(凱撒的姪女)嫁給馬克·安東尼。「後三雄」之一的馬克·安東尼志在征伐安息,出兵前他讓懷孕的屋大薇回羅馬,自己則赴亞歷山大城,希望克麗奧佩脫拉給他錢,讓他實現征服安息的計劃,而克麗奧佩脫拉也確實做到了。之後馬克·安東尼又停留埃及不歸,再加上支持克麗奧佩脫拉與凱撒的兒子凱撒里昂是凱撒的真正的繼承人,以至聯盟破裂。</p>
    <p>&nbsp;</p>
    <p>屋大維開始指責馬克·安東尼缺乏道德,將他的妻子離棄在羅馬,而自己卻成為埃及女王的奴隸。屋大維他也不能無視他的地位被世界上最富有的女人的兒子挑戰,因此開始了羅馬另一場內戰,而內戰的結果眾所周知也就不再多言。</p>
    <p>&nbsp;</p>
    <p>如果在攻打亞美尼亞勝利後出錢出力(出軍餉糧草兵員武裝)的克麗奧佩特拉在慶祝凱旋時不替兒子凱撒里昂出面聲稱凱撒正統,而是稍稍低調地等待羅馬的內亂紛爭塵埃落定後再出手,相信整個世界將不同於現在。如果克麗奧佩脫拉不高調地留客在埃及,讓馬克·安東尼早點回羅馬...。如果...如果...太多的如果。不過,這些也都是「事後諸葛」這就不再多說了。</p>
    <p>&nbsp;</p>
    <p>TPEY</p>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